信息化,讓物流插翅騰飛

沃爾瑪維持“天天平價”的競爭優勢,靠的就是持續推進的信息化物流體系。物流與信息流對接得好不好,直接影響到物流的效率和成本。 按照我省現代物流發展“十二五”規劃確定的目標,2015年,我省物流業增加值將超過2000億元,年均增長13%以上;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下降1%以上。

物流產業全面實現信息化,將是湖北建設現代大物流的突破口。 效率低下的“小黑板”模式 占地近千畝的武漢舵落口大市場,五金、建材、糧油批發門店鱗次櫛比。由于貨運配送需求旺盛,舵落口吸引了約1200家小物流公司入駐,標有車、貨信息的“小黑板”成了市場的一大特色。 7月26日下午5時,武漢肖剛物流有限公司負責人張振清一邊接聽電話,一邊飛快地翻看電話本,忙得焦頭爛額。 “今天就這一單生意,必須攬下來!”張振清說,公司的5輛貨車只跑武漢與沙洋,一位沙洋貨主有幾箱電器開關要運往孝感,他靠個人關系及時找到一輛武漢到孝感的零擔貨車,節省了貨物中轉時間,才順利接下訂單。

“湖北大多數貨物都要到武漢中轉,但武漢物流信息化程度不高,從‘小黑板’上找車、貨信息效率太低。”張振清表示,夏天是物流淡季,每天公司貨車幾乎都是空跑到武漢,再拉半車貨回去,這樣每車每天虧500元。 相比張振清,宜昌三友運輸公司總經理張亮輕松不少。

張亮的公司去年入駐宜昌猇亭區愛奔物流園,由于該物流園設有物流信息交易大廳,使張亮免去了“車找貨、貨找車”的煩惱。 “宜昌乃至全國的物流信息都在大廳顯示屏上,回程車、專程車資源能有效調配,貨車空載問題迎刃而解。”張亮說,他只要輕點鼠標,便可將用車信息傳至大廳顯示屏上,而經過誠信認證的入園司機,便能通過信息屏迅速找到自己需要的貨運信息,使配貨時間從原來的72小時縮短到6小時。

宜昌愛奔物流園負責人李紅兵介紹,該物流園是“中國物流信息交易平臺”成員單位,按照浙江傳化物流“公路港”模式打造,旨在通過組織化、信息化、標準化手段,降低“車”與“貨”的匹配搜索成本。目前,物流園年吞吐量達200萬噸,交易平臺年交易額達100億元以上。 在襄陽,拔地而起的天虹物流園將著力打造信息交易平臺,成為鄂西北的物流樞紐。襄陽創盛達物流有限公司剛入駐園區,公司總經理毛建廣認為,改變物流市場信息不對稱,發展“公路港”是大勢所趨。

物聯網融入大物流 從有貨就能賺錢的時代,到庫存越多虧得越慘。隨著鋼材市場急轉直下,零散經營的鋼貿企業,大多還處于看貨賣貨、電話聯系、手工操作、人工裝卸的低層次運作階段,很難為大型企業提供綜合性物流服務。 在武漢陽邏華融鋼鐵物流園,有一座華中最大的單體鋼鐵室內倉庫,建筑面積3.4萬平方米,能儲存20萬噸鋼材,該倉庫是中國倉儲協會授予的國內第二家鋼鐵五星級倉庫。 “每一個鋼鐵產品入庫都有身份證。”

據湖北華融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余歡介紹,倉庫已實現物聯網管理,擁有射頻條碼識別系統、無人值守信息平臺,所有倉儲信息均可在手機平臺、網絡平臺上監控,并實時調取監控錄像。射頻條碼自動識別率高達99.9%,掃描數據讀取時間低于0.1秒/件,常規鋼材市場需1天的查詢、提貨時間,在華融鋼鐵物流園僅需幾分鐘。 為減少傳統鋼材銷售中間環節,湖北華融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投資建設了鋼茂網,類似淘寶網,買賣雙方可通過該網完成搜索、訂貨、支付、提貨、過戶等流程。 鋼茂網市場總監黃青青說,物聯網技術讓鋼材現貨數據真實,鋼材買賣方便透明,推動了倉儲金融業務發展,質押融資、擔保服務等金融業務相繼展開,物流園自2011年建成以來,鋼材年吞吐量達320萬噸。 總部在漢的九州通運用信息技術,成為國內醫藥物流領域的翹楚。

九州通物流技術服務中心總監張青松表示,從2001年起,九州通就開始進行現代醫藥物流流程及技術研究,目前,九州通管理運營著全國47家物流中心、300余家配送辦事處,物流網絡覆蓋全國80%的行政區域,在庫存儲件數達210萬件,全年物流吞吐量超過4000萬件。

“九州通賦碼系統已實現和國家藥監平臺無縫對接,實現數據從生產到流通的全程共享。”張青松介紹,九州通自主研發了醫藥物流管理系統、供應鏈管理系統及電子商務平臺等20余項軟件產品,在國內60余家大型醫藥物流企業成功運用,以后制藥企業可實現永久不可復制的賦碼產品的防偽防竄貨管理。 探索建立公共物流信息平臺 “目前,國內還沒有由政府主導的物流信息公共平臺,建立‘中國物流信息交易平臺’是民企自發行為,該平臺由全國200多家民營物流企業共同出資開發。”

武漢匯通物流網絡有限公司技術總監馬明認為,我國對社會零散物流需求客戶重視不夠,社會公共物流平臺待完善。 據馬明介紹,由該公司運營的銀河網是湖北主要的物流信息網,銀河網擁有省內網絡客戶5000余家、日均信息量達2萬條,并與中國物流信息交易平臺對接,共享全國日均40萬條貨源信息。

“建立‘車找貨’平臺相對容易,難點在‘貨找車’上。”馬明說,銀河網收集貨車司機信息,主要依靠吳家山貨運中心“司機進門刷門禁卡、交易刷身份證、發展司機會員”的形式實現,現已收集了全國各地10萬條車輛信息,但我省多數小型物流園不重視司機信息采集,所以銀河網是“跛著腿走路”,貨源信息充足,運力信息不足。 據了解,我省還有一個為中小企業提供公共物流信息服務的平臺——中物在線,省現代物流聯席會議辦公室為該網站指導單位,但網站服務能力還有待提高。

為推進社會公共物流平臺建設,武漢光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敦堯提出“車聯網”概念,即通過識別、傳感和交互設備,提供動態行車、靜態停車和遠程控制服務,實現一個以車為中心的物聯網。 朱敦堯說,實現移動信息化,是物流行業的大方向。針對物流企業貨物攬派送環節,武漢光庭開發了貨物信息手機掃描傳輸系統;倉儲管理環節,開發了流媒體貨物實時監控系統;運輸環節,開發了2G/3G+GIS平臺車輛定位、調度與貨物跟蹤系統,物流企業可通過短信、語音、視頻、數據的傳輸,實現貨物的發送、運輸、接收等一系列配送流程,降低物流企業成本。

朱敦堯坦言,由于武漢路橋ETC信息資源不能共享,封閉的“車聯網”缺少行業互動和交易機制,平臺容易變成信息孤島,導致業務和應用開發成本過高,拖慢社會公共物流平臺開發速度。